跳至主要内容

我要打10年!

仿佛一晃眼,四个月就此溜过,又一次让部落格荒废了许久,只字未填。

由于认为部落格的文章总该有数百字,和更新FB有所区别,所以越想写满,便越不轻易去写。我发觉自己的心态正是这样。

其实自7月份开始,生活发生了某些改变,值得好好记录一下。

首先是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工作内容可说结合了IT和媒体,很对自己胃口,而上班地点离家很近,所以我再次对自己说:这份工作至少要打上10年!(如果不打工了,那便是当老板的时候,呵呵)

这家来自上海的网络公司,让我有机会到当地出差了两个星期,也乘机游览了繁华的上海。原本这段经历足以写一篇游记吧,但我懒,所以只把相簿充游记了,一切只凭照片唤回记忆。

在上海的工作期间,我认识了一群年轻友善的中国同事,大概有十来人。他们比我想象中容易相处,尽责办事,而不同国家之间的文化差异,成了我们有趣的话题。尽管大家口里讲的都是华语,用的是简体字,但一方吃拉面长大;另一方则吃椰浆饭长大,所有腔调和用词便有许多细微的区别了,而我还在不停学习大陆五花八门的新生词,充实自己的脑袋。

由于上班地点靠近家宅,距离大约仅四公里,于是买了一部可折式脚踏车,续中学生涯的多年之后,再次拥有一部脚踏车。虽然在大马炎热的天气之下,每当骑脚踏车到达公司楼下,都汗流浃背,但我真喜欢双脚踩动踏板,迎风徐徐前进的感觉。另一个好处是能够减少开车排碳,无需受塞车之苦。

由于我的脚踏车重量低于20公斤,能够弹性伸缩,所以碰上有些过不去的地方,有时便干脆将车抬起,来个鱼跃龙门!

总而言之,这段日子过得相当惬意,比之上半年可说时来运转了。


发表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Sing, Frank, Sing!

看完电影,上网浏览资料,才知《Frank》真有其人,背后还有一段不平凡的故事。 这一段故事,也令回忆片子的滋味变得有趣。
1970年代,英国曼彻斯特有个毫无名气的庞克乐团,主音Chris Sievey难有出头之日。为了演出,当时当地的上百支乐团竞争非常激烈,只有他总对人格外友善,但唱片公司对他的态度可不同,他寄出的无数信件都犹如石沉大海,没有得到赏识。
混了几年,乐团最好的成绩也仅冲上排行榜第54位,最后还逃不了解散的命运。
Sievey没有放弃音乐,同时自学电脑编程。1983年,他推出个人单曲,史无前例的以超高科技(当年)创作了史上第一支电脑MV。简陋的字体,黑白的方格,却是音乐界一大突破。
该一举成名,光芒万丈了吧?
没有。也许他的创意已飞越火星,但人类仍留在地球。当时人们普遍认为音乐始终是用来听,而不屑视觉效果(直至天王MJ登场)。
就像埋在土里已久的种子,作品屡屡遭到忽视, Sievey内心终于有个人格“要爆了”。
然后,Frank Sidebottom诞生,一个戴着卡通大头的艺人开始出现在曼彻斯特的数个儿童节目,举止滑稽傻气,欢唱廉价的流行曲,惹人嬉笑。直到1992年,他甚至拥有个人电视剧,人气达到巅峰,成为英国Cult界人物。
“他尽全力获得演艺事业的成功。” 昔日同事兼好友说:“如果你在他戴上卡通头之后叫Chris,他完全不会理睬你,而且所有言行举止都变了另一个人,无论独处或者面对一千个观众的时候也一样。”
更惊人的是, Frank甚至能和Sievey互相通信,字迹各异。明显地,就算是扮演,Frank这个人物也像真实存在过,赋予了生命。我则从他的姓名,看见某种暗示——Frank代表坦诚,Sidebottom代表心底隐藏的灵魂。很庆幸,如果Frank不曾诞生,暴走,抑郁过久的Chris可能会疯掉。
多年以后,他的旧团友Jon Ronson将Frank这个人物改编成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同名电影。为了保留神秘感,他只采用了原有的奔放性格和卡通头外形,另写新故事,但这片子的海报、预告片和卡通大头造型,很容易让人误会是喜剧,而遭到批评,所以观众最好有心理准备,当作剧情片来看就好,尤其音乐场面也寥寥可数。
由目前名气正盛的M

《朋友们都吃饭去了》

原曲《朋友们都结婚去了》
主唱:宇恒


有时我也会不服气 总是差一点点骨气
曾经小心收藏的ICE-CREAM 最后还是变成了空气
为了SEAFOOD认真努力 付出一百分的自己
就算是 三文鱼多不公平 烧焦了也可夹LOTI

还等什么 朋友们都吃饭去了
和最爱的人 共捞鱼生
我还打算 把最好那块给你
却已经来不及
遗憾的是它不在
我的肚里

有时会安慰我自己 打包 也是一种福气
肯德鸡 麦香鸡 太过油腻
档口杂饭不过三块七

还等什么 朋友们都吃饭去了
和最爱的人 共捞鱼生
我还打算 把最好那块给你
却已经来不及
可怕的是剩账单
我的手里

我相信着 刷卡给我的伤痕
不会平白痛的再多转折
对的店会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