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我要打10年!

仿佛一晃眼,四个月就此溜过,又一次让部落格荒废了许久,只字未填。

由于认为部落格的文章总该有数百字,和更新FB有所区别,所以越想写满,便越不轻易去写。我发觉自己的心态正是这样。

其实自7月份开始,生活发生了某些改变,值得好好记录一下。

首先是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工作内容可说结合了IT和媒体,很对自己胃口,而上班地点离家很近,所以我再次对自己说:这份工作至少要打上10年!(如果不打工了,那便是当老板的时候,呵呵)

这家来自上海的网络公司,让我有机会到当地出差了两个星期,也乘机游览了繁华的上海。原本这段经历足以写一篇游记吧,但我懒,所以只把相簿充游记了,一切只凭照片唤回记忆。

在上海的工作期间,我认识了一群年轻友善的中国同事,大概有十来人。他们比我想象中容易相处,尽责办事,而不同国家之间的文化差异,成了我们有趣的话题。尽管大家口里讲的都是华语,用的是简体字,但一方吃拉面长大;另一方则吃椰浆饭长大,所有腔调和用词便有许多细微的区别了,而我还在不停学习大陆五花八门的新生词,充实自己的脑袋。

由于上班地点靠近家宅,距离大约仅四公里,于是买了一部可折式脚踏车,续中学生涯的多年之后,再次拥有一部脚踏车。虽然在大马炎热的天气之下,每当骑脚踏车到达公司楼下,都汗流浃背,但我真喜欢双脚踩动踏板,迎风徐徐前进的感觉。另一个好处是能够减少开车排碳,无需受塞车之苦。

由于我的脚踏车重量低于20公斤,能够弹性伸缩,所以碰上有些过不去的地方,有时便干脆将车抬起,来个鱼跃龙门!

总而言之,这段日子过得相当惬意,比之上半年可说时来运转了。


最新博文

收藏癖

能不能这样分类呢?人只分为两种,一种有收藏癖;一种则没有。
称作癖,总像有点病态,或玩物丧志的意味,但是,做人如果不曾为某件事物而着迷,哪怕是坚持一阵子,甚至一辈子,岂不是太乏味吗?
我有两个收藏癖,一件小巧便宜,一件则价值不菲。
首先是收藏扑克牌,因为天生对这52张卡牌有好感,更认为一副扑克牌便是一个结构分明的世界。由A至10,由J至K,另加两张永远离经叛道的小丑牌,便能够代入任何题材,发挥插图和设计的魅力。
例如,我曾在北京买过一副牌,它将明清两朝的皇帝皇后的肖像,都按年份和知名度分别编排入牌中,兼具了中西合并的趣味。像永乐大帝朱棣、康熙帝,便当仁不让的成为了K牌的插图,其他功绩低微的后继者,比如溥仪,只好充当数字牌了。
收藏品当中,也有将60至90年代娱乐杂志封面用作插图的扑克牌,从中欣赏花样时代的变迁,看邓丽君如何淡出,钟楚红如何初绽光芒,一副牌便似一本娱乐史。
从兰宝坚尼至小叮当,人们把许多主题制作成扑克牌,而我喜欢收藏设计特别精致的。
闲时,将52张牌悉数“摊牌”于桌面上,所有图案一目了然,别有一番气势。这些扑克牌从来不拿来与人游戏,以免玷污破损,而密封在盒子里。
至于那件价值不菲的收藏,我暂时只敢远观,不敢败家,因为想收藏的是下图这庞然大物啊! 上美国网站搜索,一台普通的弹珠游戏机售价5000美元,很贵,但设计很多彩诱人,而且实体的弹珠平台全部由人手安装,用美语来说简直就是Awesome!

马尼拉乱入 2

马尼拉的早晨,天亮得特别早。六点半时分,阳光已照耀着整个城市,连带人也起得早。

我从背包旅馆的床上跳下,看见其它床铺上几个仍在睡梦中,大概昨夜又灌了不少啤酒的老外。

出门后,同其它上班族一样,由小巷穿入熙熙攘攘的makati ave大街,跳上开往市中心的Jeepney,通常乘到仅仅三公里以外的站,只剩三两人下车。

我到贩卖熟食的711买了个大肉包,便步行到附近的Techzone办公大楼上班。为了安全起见,大楼仅开小偏门充当唯一的入口,门内还有两名女性保安员,手握小木棒,随时检查到访者的手提包,以防有人携带枪支或任何武器。

进入27楼,整层大约两万方尺的楼层全属于M字头软件公司,实际业务全部是网络博彩,他们在菲律宾拥有合法经营的执照。

我扫描了指纹,进入右边的办公楼,然后在有如小食堂般宽敞的茶水间坐下,享用咖啡和包子。这时刻,周围总有几名浓妆艳抹,穿着低胸晚装的菲律宾女子,一面吱吱聊着天,一面享用她们的早餐。她们并非来错地方,我也的确在办公室的茶水间,只是,她们其实是来自网络即时赌场里的漂亮荷官,24小时轮班,现在正乘换班时刻小休。有一点叫我不明白的是,我从来没见过有其他男子来茶水间用早餐,使我显得突兀。

九点正上班,我在市场部有三名男同事,两名菲女,以及一名90后女主管,所负责的是公司旗下多个博彩品牌其中一个主打老虎机的网站。坐我对面两排的员工,则属于客户服务部,她们不仅需要即时回复赌客们的讯息,还得接听电话,或者主打电话给赌客,推广博彩优惠。内容不外是什么返水优惠与存款优惠啦等等,有时接听到某些冥顽不宁的赌客来电投诉,大骂给老虎机坑了钱,客服女生却必须保持礼貌沟通,挂电后才大叫对方猪头,对我来说,这些倒是沉闷办公室里有趣的插曲。

至于我的工作,上班短短的两个星期里,我写了多篇新闻稿、上博彩论坛发优惠帖,设立微信订阅号、以及不停的开关手机换sim卡,为百度帖吧做手机号码绑定。公司虽然设立于马尼拉,但所有客户全部来自赌客数以亿计的中国内地。一家博彩公司每年能够赚取上千万人民币盈利,全部源自内地赌客的奉献。

两个星期后,主管给了我一个笔试,考题基本上全与我的工作内容有关,更说:今年公司政策变严格了,靠不上80分就要打包回家了哦。坦白说,考试之前我根本没担心,但是拿起考纸一看,哪些考题不禁让我失笑了,并非因为特别容易,而是特别离奇,细节从略。

总之后来她告诉我:“你考试…

马尼拉乱入

于是我从马尼拉回来了,整件事发生得仓促,仓促得我未及发布新帖子,剧情已峰回路转,因此重新写了一篇。

大约一个月前,我为终于找到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而兴奋不已,条件是必须到马尼拉去上班,成为市场推广部职员。我没深思熟虑便答应了,甚至认为这将是人生与事业在异乡的新起点,并且踌躇满志告诉所有朋友:哥要到国外发展去了。

飞行接近四个小时到达马尼拉机场,然后进入市区,眼前是一座热闹而混乱的城市。入住由公司所安排的三星级酒店,不禁大惊失色,那房间不仅陈旧,而且四处有小小强出没,非常可怖,于是赶紧要求人来清理,自己则上街去吃午餐。

走在大街,不禁对所谓中央金融区的情景大皱眉头,因为人行道坑坑洞洞,四处垃圾,乞丐就睡在乌烟瘴气的路旁,大家也习以为常。除了办公大厦区域内保持仅有的整洁以外,其它任何地方便呈现菲律宾最真实的一面——看似混乱,却乱中有序。这里的便利店主要有711, ministop, familymart, lawson, 各种品牌多如牛毛,售卖的食物比大马丰富许多,好几次,我的早餐便是他们廉价的咖啡和包子。

说起饮食,菲律宾人可算标准的肉食动物,他们吃鸡、猪、牛和鱼肉,但菜单里基本没有蔬菜,主要食物是大块大块的肉和饭,连便利店里也能买到。一个星期下来,连我也受不了,而特别买了水果来吃,以便平衡。
挣扎了三天,酒店小强依旧杀不完,我透过Airbnb上网订了背包旅馆Z Hostel,情愿花钱搬到一房八人住,但卫生情况良好的地方,以求安眠。短短七天内,也认识了一些老外背包客,尤其睡我下铺的那位悉尼男子,格外友善健谈,改变了我对悉尼人歧视华人的印象。另外,乘假期到Bonifacio Global City与Greenbelt购物区闲逛,也让人对马尼拉感到意外,原来这里有像新加坡一样规划良好,时尚整洁的地区,但楼价和消费自然也向新加坡看齐。可见菲律宾果然贫富悬殊日益严重啊(但现在每个国家都如此)。

辗转换了另一家背包旅馆Lokal Hostel,住上一个星期,又认识了几名旅人,还有当地女生Kaye,这种经常换地方睡的方式,真是让人感觉特别颠沛流离,活似游牧民族。这十年来住宿过许多背包旅馆,每间各具特色,我尝试去欣赏它们的优点,省略它们的缺点。

由于旅馆与公司距离几公里,使我必须乘车去上班,勇敢地跳上当地独创的公交车Jeepney,这种五颜六色的改装吉普车,后座能够乘坐12人,而且…

一路好走

续求职半年而不得一次面试机会,这段期间为了赚取生活费,我居然兼职当上Grabcar司机,算是为生平杂七拉八的工作经验又添上一笔外传。

几个月以前,市面上还没有这样的服务,现在却已经川行全雪隆了。

最初父母很反对我去干这种事,一口咬定属于非法勾当。在父亲眼里,儿子去开德士实在太不长进,但对于一个失业半年的人来说,只要不是偷抢拐骗的事,也只能踩下油门,老老实实上路了。

无论如何,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就此甘于当司机,不能忘记写作人的身份。坦白说,我很担心这就是潦倒下半生的开始。

至于工作两三个月以来,我发觉乘客以外国人居多。透过与他们交谈,了解他们的生活和来历,对这国家的看法,勉强让我在无聊的车龙中窃取一点乐趣。也许是写作人的天性作祟,我还相当享受与他们交谈,同时磨练磨练英语能力。有时充当旁听者,听听车里一伙人在聊些什么。如果对方说韩语或各种外语,则完全一无所知了。

至今留下比较深刻印象的乘客,有中年荷兰男子、上海女留学生、伊托比亚女留学生、缅甸的基督教徒、甚至还有来自伊朗的MMA选手。而本地人则有干脆把车卖掉,选择天天乘德士的律师、以及脾气很好的印度女医生,她说自己的丈夫早上也出门开Grabcar去了,可见世道萧条矣。

真心祈祷下一篇博文,将能够讲述我拨开云雾见青天,找到一份全职的故事。

祝我好运。

无题 * 回顾

转眼已经过三个月,不舍放弃这小小的部落格,便写写七月辞职以后的事吧。那时,认真坚守的恋情,只半年便走到终点,并留下一个疑问:究竟要求女友不放肆发胖,是否过分?无论如何,经一事,长一智,我总算更了解自己是个怎样的人,在乎些什么。

至于我向来自豪的工作运,却突然消失了。寄出的几分应征信,全部毫无音讯,才警觉自己年龄已处于劣势。新加坡的黛芙妮却豪情万丈的告诉我:好事,是时候当老板了!

作为背负房贷、车贷的人来说,成为无产阶级是非常可怕的,储蓄很快便同家中米杠一样见底,所幸,我仍有小说可写,现在每天规定完成至少500字的内容(龟速),如此加速新书出版,也算好事一桩。

另外,趁闲赋日子,饱读书架上许多未读的好书,其乐融融,转头却担忧,藏书多得下半辈子也读不完,真书海无边也!

《朋友们都吃饭去了》

原曲《朋友们都结婚去了》
主唱:宇恒


有时我也会不服气 总是差一点点骨气
曾经小心收藏的ICE-CREAM 最后还是变成了空气
为了SEAFOOD认真努力 付出一百分的自己
就算是 三文鱼多不公平 烧焦了也可夹LOTI

还等什么 朋友们都吃饭去了
和最爱的人 共捞鱼生
我还打算 把最好那块给你
却已经来不及
遗憾的是它不在
我的肚里

有时会安慰我自己 打包 也是一种福气
肯德鸡 麦香鸡 太过油腻
档口杂饭不过三块七

还等什么 朋友们都吃饭去了
和最爱的人 共捞鱼生
我还打算 把最好那块给你
却已经来不及
可怕的是剩账单
我的手里

我相信着 刷卡给我的伤痕
不会平白痛的再多转折
对的店会出现的